老人们对于镇干部这种官官相护的行为狠狠的训斥了一Y型隔膜阀顿,草莓之吻并叫他别再管他们村里的事,他们自己会处理。

李林华提着一斤散装白酒来到老队长家门口,草莓之吻门是掩着的,他推开门,正看见一家人正在堂屋里吃饭。你也没别烦恼了,草莓之吻既然是大家选了你,Y型隔膜阀你就好好干,书记说得对,人得进步。

老队长吧哒着烟袋,草莓之吻差点就被呛到了,他赶紧收回笑容,站起身往外走去。李书记看着上面画的,草莓之吻脸色是不太自然哪,他心里嘀咕,恐怕这受人之托是不能办成了。书记也差点笑出声来,草莓之吻他瞪了旁边的村长一眼儿,虽然Y型隔膜阀这有点儿好笑,但对于不认识的人来说也只能这样了。

书记是铁了心的要扶李林华当队长,草莓之吻反正自己也帮不上儿子的忙。然后转身走向李林中,草莓之吻冲李二哥笑笑。

没问题,草莓之吻有困难就该互相帮忙,再说路修通了对大家都好。

商量完之后,草莓之吻都一个挨着一个在李林华的下方画了一横。自己现在几乎一无所有,草莓之吻只有龙家大长老这空有虚名的职位罢了。

龙腾小儿,草莓之吻我要杀了你。到现在,草莓之吻我还没吃饭呢,先杀只野鸡,填填肚子吧

秦羽顿时心烦意乱,草莓之吻感觉冥冥之中,有张大手将自己拖入了某个棋盘之中,这棋局暂时还未开始博弈,但酝酿已久,总有一天,会爆发出来。这是他自修持以来,草莓之吻头一次接收到如此庞大而精纯的灵力,秦羽不禁闭上双眼,凝神内窥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